狗币钱包

發布時間:2018-06-08 浏覽次數: 分享網址

工業互聯網是新工業革命的關鍵支撐和智能制造的重要基石,正在推動制造業創新模式、生産方式、組織形式和商業範式的深刻變革,推動全球工業生态體系的重構疊代和全面升級。大力發展工業互聯網已經成為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戰略。


為貫徹落實《國務院關于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國家制造強國建設領導小組設立了工業互聯網專項工作組,負責統籌協調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的全局性工作。工信部部長苗圩擔任專項工作組的組長,副組長及成員涵蓋了國家發改委、财政部等各大相關部委以及一行三會等部門的高級别官員,充分顯示了政府高層對于工業互聯網發展的高度重視及堅定決心。


不難看出,工業互聯網被擺在了推動新時期中國工業轉型升級和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地位。要想擔當起這一重要使命,工業互聯網行業面臨的考驗還很多:一方面,技術的進步和平台的創新非常重要,另一方面,真正理解工業企業的需求,腳踏實地的去服務制造業企業更為重要。樹根互聯,正以堅實的行動,朝着這個目标邁進。


  行業發展迅猛,工業基因彌足珍貴


回顧2017年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工業互聯網平台領跑者樹根互聯的CEO賀東東介紹:“工業互聯網行業發展呈現出‘亂花漸欲迷人眼’的繁盛景象,三一、海爾等工業企業,BAT等互聯網企業,三大運營商、華為等通信企業,以及衆多軟件企業、初創公司紛紛涉足和擴張。”那麼,究竟哪些工業互聯網企業,可以更好地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呢?


“這涉及到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具有工業基因的工業互聯網企業,更能夠深入了解工業生産制造中存在的現實問題,從而更好地拿出解決方案和提供實際平台應用。正如國際上比較受認可的工業互聯網平台是工業背景深厚的GE的Predix、西門子的MindSphere。”賀東東在采訪中提到。


對于這一問題,作為制造業基礎行業的鑄造行業也早就開始了探索和解答。鑄造行業龍頭企業共享集團的董事長彭凡對此有着深刻的認識,他表示:“我在多年前就已經開始思考如何将物聯網與鑄造業進行結合。但由于裝備制造業,本來就是技術的沉澱和複雜程度非常高,要實現互聯網技術和制造業結合,需要真正懂工業,需要接地氣。”在考察了國内諸多互聯網公司和國外GE、西門子等公司後,他發現擁有深厚工業基因,紮根中國本土的根雲平台,更符合共享集團的實際需求。


據了解,樹根互聯的根雲平台自2017年2月正式發布以來,憑借深厚的工業基因和先進的工業互聯網技術,赢得了衆多合作客戶,先後接入高價值設備40餘萬台,賦能42個細分行業,連接資産數千億,并走出國門,服務45個國家和地區。先後落戶廣州,落地北京、上海、長沙,展開全國性戰略布局,助力中國制造業實現換道超車;獲得行業最大規模的數億元A輪融資,加大科技研發投入,加速行業生态布局。


  五大特征辯别平台,樹根互聯創新突破


過去一年,大量企業正湧入工業互聯網行業。這對于正在起步發展中的工業互聯網行業來說,一方面豐富了行業生态,另一方面,也導緻魚龍混雜。先不說讓制造企業難以分辨,就是業内人士提起某些平台來,也是雲裡霧裡。那麼,該如何評判一個工業互聯網平台呢?


從制造業的角度來看,華為Marketing與解決方案部總裁張順茂的觀點頗具代表性。他認為:“工業物聯網是工業界借助ICT的信息化能力,提升自己生産制造的效率,降低成本,提高質量,為最終用戶提供個性化柔性制造的行為。”這為制造企業在采用工業互聯網平台時,提供了一些簡單易行的标準。


而從工業互聯網的角度來看,又有什麼樣的辨别标準呢?對此,樹根互聯CEO賀東東認為:“工業互聯網平台應該有幾個最關鍵的特征。第一,要建立基于IoT的萬物互聯。為什麼國家對工業互聯網這麼重視,或者我們從制造業的角度,為什麼工業互聯網能夠改變整個智能制造的基本面,就在于它可以把全球幾百億台機器連接起來,會觸發機器背後所代表的實體經濟的質的飛躍。第二,要解決CPS問題,建立起物理對象的數字化鏡像,這樣才能讓傳統企業跟互聯網技術結合,實現鯉魚跳龍門。第三,實現在線運營,機器聯網可以實時反饋數據,并通過雲端的超級能力去優化機器運行,帶來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的降低。第四,要導入新技術,這個平台要能夠把最新的ICT的技術,無論是人工智能或者是大數據,直接導入到工業企業的運營裡面去。第五,要有新價值的創造,要能夠帶來全生命周期的效率提升,可以帶來從賣機器到賣服務,個性化定制和産業鍊金融等商業模式的變革。”


同時,在工業互聯網企業發展過程中,還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問題呢?賀東東認為,第一是工業和互聯網的深度融合,但是這兩者結合起來是非常稀有的,也是需要行業企業多去努力的地方。第二是一定要強調本土的制造需求。因為中國的制造業生态與美國、德國完全不一樣,而且多數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的信息化基礎也比較差,所以一定要針對中國制造業的需求,去打造相應的應用。第三,要堅定信心。在技術上,我們和國外相差無幾,而同時我國有更多的工業場景、工業數據,所以我們一定能打造出更具競争力的工業互聯網平台。


除此之外,平台還要經得起實踐檢驗。工業互聯網不像消費互聯網,工業企業在搭建工業互聯網平台時還很理性的,需要做測試、驗證,從小批量再到大批量。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标準,當衆多平台PK的時候,最後大家比拼的還是設備互聯的能力、聯網設備數量、跨行業服務能力等。


經過一年多的發展,樹根互聯已經普适了中國企業的需求,具備了低門檻、小成本、高價值、好合作的特征,真正切入、良好解決了制造企業關心的痛點、難點問題。在長達10年的技術積累和超過15億元的累計投入下,可以做到單台設備數百元投入即可獲取上萬元增值,潛在提升收入可達10%-50%;兼容95%的通信和控制器協議。例如,在廣州,一家做工業烘幹機的小企業,一年隻有幾百台産量,在沒有IT基礎、IT部門的現實下,基于樹根互聯的根雲工業互聯網平台,實現了遠程控制,并通過個性化的參數設置,做到了故障報警、設備遠程控制等,節省了大量人力成本,提高了設備研發能力,效益非常明顯。


  行業前景廣闊,樹根互聯砥砺前行


依托諸多利好政策,及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形勢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迫切需求,新的一年,工業互聯網行業将呈現爆發式增長,互聯網企業、通信企業、工業企業、軟件企業、創業公司等各類參與主體的競争将更加激烈,多業競争的發展格局将更加明顯。這對于行業來說,更多的是機遇,是成長。


展望未來制造業的新形态,樹根互聯CEO賀東東介紹:“未來的制造業将從離線的物理世界進入到實時連接的比特世界,個性化定制生産将非常普遍,工業企業形态将發生巨變,無邊界的工業組織必将出現。而要實現這一切,工業互聯網平台将發揮“操作系統”的關鍵作用。并且工業互聯網行業的發展空間非常巨大,按照Gartner的預測,全球到2020年有300億到500億的終端會集中到網絡上來;按我們的估算,工業的裝備或者是工業的機器也是有将近幾萬億的資産和設備對象,将來要連接到工業互聯網上面來,所以這是一個巨大的産業。”而從當前發展水平來看,中國工業互聯網已經取得了不弱于國外同行的成就,開始向海外拓展。


目前,樹根互聯正持續加大科研投入和人才引進,舉辦好“根雲杯”百萬APP大獎賽,并計劃進行第二輪融資,在全國戰略布局和行業生态布局上持續發力,計劃再接入數十萬台高價值設備,用“中國智慧”建設一個世界級的工業互聯網平台,幫助中國制造産業實現數字化、智能化、網絡化,為實現制造強國、網絡強國戰略貢獻更多力量。



掃碼分享本文↓
扫码分享树根互联CEO贺东东: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竞争终究归为能力的比拼
打印保存責任編輯:本站編輯